本文作者:dszpk

AI批量制造“张雪峰”

dszpk 2024-06-21 15:44:31 157 1条评论

“那有可能你要放弃学医了”,高考前的最后一次连麦,张雪峰上来就给咨询的农村考生浇了一盆冷水。

在张雪峰的视角里,该学生想以平时490-500分的成绩报考中医专业难度太大,更何况后期的考研和工作。基于此,张雪峰直接下了劝退令。

不过,考虑到考生的农村出身,张雪峰没有一棒子打死,而是建议她报考定向的乡村医生计划,“通过学习从农民变成医生,相比爸妈那一代,已经是一种进步了”。

有同样遭遇的网友支持张雪峰说:“普通农村家庭的孩子才懂,这样的建议真的很诚恳了。”

可惜,张雪峰的诚恳像是“限时卡”。直播结束不久,官方便上架了号称“浓缩1400个连麦家长、1万多个问题”的专业解答笔记,售价290微信豆,约为42元。截至发稿前,已有500多人付款。

针对2024届志愿填报,张雪峰公司峰学蔚来分别推出了标价为11999元的“梦想卡”和17999元的“圆梦卡”。虽然售价抵得上很多家长一个月到两个月的工资,仍抵不住焦虑的家长们。17999元的圆梦卡,2万个名额,3个小时被哄抢一空。

(图源:峰学蔚来App)

或许是同行们苦张雪峰久矣,亦或是觊觎其中商机,最近以“AI志愿填报”之名射出的子弹,每一颗都飞向了张雪峰。

百度、夸克相继推出了“免费”的AI志愿填报工具,一些创业公司冠以“AI张雪峰”的头衔来获客,还有一些喊出“单挑张雪峰”口号,用AI功能全面对标之。

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弥漫在高考季:AI志愿填报效果好不好,无人理睬,重要的是“张雪峰们”可能要面临失业了。

AI狙击“张雪峰”

当年,张雪峰凭借“7分钟解读34所985高校”的视频出圈。里面有两个点至今让人印象深刻,对高校的了解如数家珍,熟练的讲解像说相声贯口,听的人都为之捏一把汗。

张雪峰“一战封神”的背后,本质是他和团队对大学资源有横向与纵向的全面把握,在这之后才能去谈他的“语出惊人”,或者“一针见血”,亦或是“诚恳”。

张雪峰就像一个行走的“数据库”,当有家长、学生来询问时就立马启动雷达,高考填报咨询业务的本质就是赚取信息差费用。数据经过整理可以变成信息,信息的筛选可以产生有价值的认知,从而为学生和家长提供报考建议,张雪峰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赚钱。

论对数据的掌握,谁都比不过机器。对张雪峰而言,AI对其最致命的打击就在于此。进一步深挖,这里面有几个因素,全面、准确的数据是基本,在这之上还要得增加不同维度的信息,做到随时更新。

靠谱AI告诉光子星球,当前,数据的搜集无法构成竞争力,“从数据来源看,大家获取的渠道都差不多,官方渠道包括大学的官网、各个教育考试院;非官网的渠道有数据供应商和靠兼职大学生人肉获取和核实”。

对张雪峰及其团队而言,前期的数据搜索和核实靠纯人工实现,真正的压力在实时和多维度信息层面。有接近夸克的人士向光子星球透露,“张雪峰的团队也会参考夸克每年更新的数据”。而日前夸克App升级高考AI搜索、智能志愿工具和独家优质内容高考信息服务时,也请来了张雪峰站台。

大厂如百度、夸克都将实时搜索的功能做进了志愿填报工具,创业公司利用RAG(检索增强生成)技术来提高实时检索能力。

实时检索能力不仅可以缩短获取最新招生动态信息的周期,还能在拿到考生授权的成绩后,参考历年的招生录取线,初步形成一个榜单。只要数据样本容量足够大,考生就能从中看到报考大学的热度、专业的热度以及竞争的激烈程度,张雪峰说得再天花乱坠,都不如这些实打实的数据有说服力。

信息维度的多寡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最后选学校的标准。

以张雪峰为例,语出惊人的直播中传递着一种择校、择专业衡量标准:无论考多少分,能找到好工作,填饱肚子才是王道。这就导致张雪峰用户人群画像十分清晰,有一定信息差和鸿沟,以目的为导向,后期将考公和考编纳入到选择范围之内。

这并不适合于所有学生,AI通过扩展信息维度和个性化对话咨询服务将能弥补张雪峰的局限。

对于一些希望进入赛道的新玩家,如靠谱AI,则希望在一些“边边角角”寻求微创新。例如除了家长和学生普遍关注的分数线、专业排名和师资力量等指标外,他们还将食堂、宿舍环境这些非硬性条件纳入到了AI筛选标准中。

此外,借助AI的能力,高考志愿填报的服务链条被延长。除了模拟志愿填报,还可以做高考心理辅导、志愿规划以及职业测评规划。

打开AI志愿填报“盲盒”

“AI志愿填报”不是新概念。

以大模型为分界线,之前的伪“AI”是一个类似于Excel的数据库,查询和调取得严格遵循规则,不能实时变动,只能堆人力。用户在使用时,必须被动地接受程序所设定的逻辑。

大模型落地以来,“死板”的数据库升级为了向量数据库,数据的存储范围被扩大,数字、文字、知识图谱都可以被纳入。另一方面,新增了对话咨询功能,通过数据分析,可以推算录取概率,给考生提供报考建议。

基于两个维度,目前市场上的AI高考志愿服务能够被划分为两类。一类聚焦信息价值的工具类产品,主要为家长和考生提供全面又准确的数据参考,往往不涉及填报功能,典型的代表有夸克“智能志愿工具”。剩下一类是将重点放在咨询服务方向,这类公司提供的才是名副其实的AI高考志愿填报工具。因为咨询服务是大模型带来的最大增量, 所以网易有道和 创业公司 都挤在这个赛道。

百度近期上线的高考志愿功能涵盖了上述提到的两类,“AI志愿助手”属于提供报考信息类的工具,用户在填写志愿表信息后,能看到可报考学校和专业的概率;“AI聊志愿”则属于咨询填报工具,基于AI对考生信息的掌握,用户可以通过不限制提问问题,获得报考建议。

现在市场上具有对话推理功能的助手不在少数,光子星球尝试用Kimi、智谱清言、通义等App来填报高考志愿,出现了推荐学校分数跨越大、分数段不明确、专业与兴趣不匹配诸多问题。总的来说,没办法用上述AI智能助手报考志愿。

(图源:左:智谱清言 中:通义 右:Kimi)

高考纸鸢创始人刘瑞在接受公开采访曾表示:“用类似ChatGPT这种对话模型很难解决高考志愿填报的问题,因为高考志愿填报分为这几个部分:数据、咨询建议、带数据的填报系统。目前,ChatGPT等对话工具只能做到前两个,且大模型虽然是智能的,但它有不可避免的幻觉问题。”

光子星球了解到,高考志愿填报落地场景虽然较为垂直,但仍需做大量的训练和优化,才能达到可用的效果。

刘瑞透露,从不同渠道获取到的数据需要依次经过归纳总结、去伪存真、清洗后,才能拿去训练模型,仅数据的环节就花费了将近半年的时间。这条二次处理过程,实际上才是所有与高考志愿相关AI产品真正的核心环节。

在训练模型环节,很多公司遇到的首要问题便是,高考志愿填报场景需要哪些能力?整个摸索过程与开盲盒无异,“只能一遍遍地试”。

包括高考纸鸢和靠谱AI一些公司选择了调用不同大模型能力,在其基础上训练自身小参数模型的方案。靠谱AI称,“我们高考志愿大模型的背后,同时调用了四个大模型,分别负责语义理解、调用数据库插件、实时搜索和兜底检验”。

谁来为AI买单?

回到现实,当张雪峰被人质疑权威性,那AI接棒后,能为考生的前程买单吗?

众所周知,大模型存在幻觉问题,而且推理分析是个概率问题,再强的工具辅助,也无法完全杜绝。从数据获取到生成答案,每一个环节都可能影响最后的结果,这也是市场上纯做信息价值提供方的考量。

为了对冲潜在风险,一些公司的做法是尽可能多地列取学校,显示“可冲击”“较稳妥”和“可保底”的不同录取概率,提供给学生和家长做参考。

和张雪峰一样,大模型同样存在价值取向问题。AI的择校逻辑由人来设定,算法优化后也只能选取几个,而人的需求随时在变。AI能在多大程度上理解不同考生的实际情况,还值得商榷。

光子星球了解到,现下家长对AI高考志愿填报新事物的接受度并不高。“小部分坚决抵制志愿报考机构,受教育程度相对较高的家长在使用我们的产品”。

AI高考志愿填报的用户教育仍需时间,其商业模式也是需要思考的问题。

为了在前期获得用户,大多数AI志愿辅助功能免费提供,考生无需支付会员费或承担昂贵的咨询费用。有公司参考张雪峰的收费模式推出VIP卡试水商业化。相较于普通用户,VIP用户能享受更长时间的功能服务。最重要的是,其价格连17999元圆梦卡的零头都够不上。

张雪峰收费的溢价来自于:通过个人IP化和品牌化形成一定的信任资产,这是AI的短板所在。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,张雪峰们的存在还是有自身的价值。

AI高考志愿填报是一锤子买卖,无论是订阅制还是销售VIP卡,一年也就一次。大厂借高考季热度引流搜索页面和应用,创业公司借张雪峰热度造势,已逐渐显现出营销战的味道。

现阶段,无论是大厂还是创业公司,入局AI高考志愿填报赛道都未能形成明显壁垒。

高考志愿填报属于非常垂类场景,数据越全越精准,对模型训练效果越有益。于是,谁能越快收获用户,积累起数据,谁就能率先迎来赛点。


阅读
分享

发表评论

快捷回复:

评论列表 (有 1 条评论,157人围观)参与讨论
网友昵称:访客|41:27|41:27
访客|41:27|41:27 游客 沙发
2024-07-11 21:41:43 回复
最动漫骰子说http://www.chongdeschool.com